Alice in wonderland

en…em…

【凯源】第五年(十年后现实向)

柒書:

*前几天的心累和昨天扛着箱子爬了好几趟五楼的全身酸痛,酿就了这个故事。所以必然不会是甜甜的。


*作为个人是很不希望他们变成这样。但最低还是在陪伴。


*这种风格上一次写还是两年前,大概行文会僵硬。


*十年后现实向,清水,wy没有卖萌,wjk也不是痴汉,我想写一个比较有担当的wy。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欢迎吐槽w(。


+++++++++++++++++++++++++++++++++++++++


 



 


>>>


这是TFboys解散的第五年。


大幅广告上挂着王源的海报,用优雅的字体写着:私人定制音乐会。他们解散之后,王源开始被要求认真演唱,易烊千玺则走了歌舞的路线,甚至开始表演舞台剧,而一度被认为最有潜力的王俊凯却转向了幕后,慢慢沉默。


他戴着墨镜和棒球帽走过街头,看了一眼海报上眉清目秀的青年,画也没有他好看,放在以前他一定会拍下来然后发微博。


但是这已经是他们分手的第五年。


王俊凯26岁。


 


 


>>>


王俊凯来到公司,著名经纪人Amanda踩着高跟鞋拿着一叠报纸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路喊着某个当红小生的名字,同事们纷纷侧目。


小文蹭蹭王俊凯的肩膀:“她怎么了?要把屋顶掀起来了?”“不知道。”王俊凯似笑非笑,“总不可能是家庭矛盾。”小文和旁边一个助理女孩笑得直不起腰,他说着玩笑话却没有一点笑意,心里隐隐不安。


果然很快就从办公室里传来女人的厉声训斥以及青年的争辩,那人的助理Kate从门后面跑出来,八卦的人涌上去围住她,小女生红肿着双眼躲避大家的目光,求助地看向了人群最外围的王俊凯,那个目光太亮太熟悉,王俊凯走过去拍拍手。


“大家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事都做完啦?没空在这八卦。”


他说话语气不重但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他虽然挂着职业性的笑容但是没法反驳也没人同他开玩笑,众人散去后Kate走到他旁边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而他只是点点头:“受委屈了吧。”


“远舟受的委屈更多,”本来还只是红着眼睛的小女孩几乎立刻就要哭出来,她年龄也不大,二十出头,非要忍受这些指指点点,“他和沈郁在一起又不犯法,为什么Amanda一进来就不依不饶,为什么他不能反驳,为什——Karry?”


那人回过神,问她:“远舟和沈郁在一起了?”


 


这是他们公司现在最红的男子组合里的两个人,一个是Leader一个是Singer,他在听说这两个人之时第一时间想起了那个人。四人组合里另外两个远远不如他们,而他们站在一起的地方用粉丝的话说就是“第三个人进不去的世界”。王俊凯早觉得他们有什么,但此时经由Kate的话说出来,他依然很震惊。


女孩子用手指按了按眼睛周围晕开的妆容:“昨天晚上……沈郁送远舟回去,他们在车里接吻,被记者拍到了……今天一早登出来……对方完全没有要谈判的意思。沈郁还没有来,Karry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突然的头晕让他承受不住似的蹲下,低血糖是王俊凯的老毛病,Kate是个懂事的女孩,她马上倒了一杯热水并且往里面加了一颗方糖,把王俊凯扶到沙发上坐下。


他嘲讽地想,莫非时光倒流?


那一年他们被拍到的时候,对方至少还拿着照片上门要钱,这次竟然直接被不留余地地放上了头版,白纸红字如同被拍在墙上的蚊子血,杜绝一切反驳。


一边喝水缓和自己的头晕,一边轻声安慰泣不成声的女孩,听她絮絮叨叨着两个偶像的恋情,听她支离破碎地重复“凭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


王俊凯想,那个时候,千玺也挡在他们面前对经纪人说:“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远舟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衬衫前襟皱着,脸颊上有被指甲划破的红痕,他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王俊凯时点头示意,优雅的一如往常。


“你打算怎么办?”王俊凯问他,那个年轻人竟然还有心情笑起来:“Karry你要当他们的说客吗?”


“与我无关。”“谢谢。”


青年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这次神情严肃:“Karry,那个时候你想过放弃吗?”他指的是什么大家心照不宣。五年前王俊凯和王源的恋情被曝光,后来只有他和易烊千玺,王源消失掉两年,再次复出的时候,王俊凯宣布退居幕后。


“我从没想过放弃。”他回答,“但你要想好,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王源。”


说出这个名字时,他心里甚至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提到他,自己还能够波澜不惊。他想,我从没放弃过,是他先停手了。


 


 


>>>


五年前王俊凯从没想过王源会那么坚强,或者说,他从不知道这一点。在公寓楼下挤满了记者,手机关机也抵挡不了外界的询问时,他觉得自己应该像往常一样把王源护在身后,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然而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却是王源,他冷静得仿佛换了一个人,面无表情地说:“我和王俊凯确实在恋爱,但都是我的错,他其实并不想和我在一起,是我逼他的。”


他疯狂打王源的手机,那个人在城市另一端的公寓里说:“老王,我们总要有一个人来面对。我觉得你比我更有前途,所以我来帮你承受这些,你不要说话,安安静静地等结束之后,公司会帮你处理的——这段时间,我们暂时不要见面好吗?”


在过去的一整个青春里王俊凯从未听到王源用如此镇定又温柔的语气叙述这样残忍的事,他说着他的打算就像在和他讨论周末去哪里看向日葵。


他说“老王你就听我一次吧”;


他说“这次换我站在你面前好吗”;


他说“你不要和我犟”;


他说“我爱你”。


 


于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王源,公司甚至都准备好了退团的合同让他签下。王俊凯被关在公寓里装聋作哑,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那个时候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想,如果没有王源,那他还有什么呢?


粉丝毕竟不是都能接受,一时间王源被骂得体无完肤。他一出门就会被王俊凯的铁杆粉丝袭击,车上被写满难听的话。也有鼓励和支持,可这些声音和王俊凯的反抗一样迅速沉入大海,没有得到一丁点重视。千玺也受到牵连,只能以个人名义进行演出,言论亦被限制。那段时间王俊凯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


后来王源解了约,签了另外一家经纪公司,TFboys新发行的单曲封面只有两个人。


官方给出的理由是病退,实际上是怎么回事他们都知道。少了一个人再也不能被称作TFboys,他和千玺并没有撑很久,半年多之后宣布解散。


当时他说过,“源源,不要撑,我一直在这里。”


换成现在,王俊凯还能说出这句话么?他问自己,也得不到回答。


 


后来沈郁和远舟的事情解决办法简单粗暴,双双封杀,就是这么酸爽。但那两个人表示他们无所谓,有媒体不免重新提出了当初的“凯源”新闻,被王源新的经纪公司一一打压下来。


王源是在三年前重新复出的,签了一家新兴的经纪公司,被捧在手心里,负面新闻在铁血手腕下也逐渐销声匿迹。他是适合舞台的人,从很小的时候就这样,也许那几年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只字不提王俊凯。


冷淡得仿佛他们从未相爱过。


再看到新闻的王俊凯已经是幕后的作曲人和制作人了,他那会儿帮着新出道的一个新人偶像写曲,情不自禁地就感染了当初分手的情绪,写出一首伤心到极点的情歌。


那首歌后来问鼎了当季的榜单冠军。满世界都是为何熟悉的你那么陌生。


王源获得了复出当年的年度最佳男歌手,他新出的抒情专辑每一首都是全新的演绎,颁奖典礼的后台他们重新打了个照面,王源对他微笑得官方无比。


“你……还好吗?”


其实他想问你这两年过得好不好,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当时那么强硬地分手,你欠我一个理由,我从来就没有认可过。


但出口还是简单的,你好吗。


对方一颔首:“我很好。看起来你也不错。”


 


那天晚上王俊凯约了同样很久不见的易烊千玺,当初他们三个最喜欢去的大排档,靠里面的桌子,还是那些夜宵。他端详着一杯啤酒,笑起来的表情难过得像哭。


他说:“千玺啊,他对我说,看起来你也不错。我看起来真的不错吗?”千玺不说话,陪他干了杯酒,似乎把全副身心都放在了刚端上来的五花肉上,风卷残云之后看着喝闷酒的王俊凯,才淡漠地开口——以一种旁观者的口吻。


“老王,他也难过,你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今天他领奖的时候,笑得很勉强。”


毕竟太了解彼此,一起生活了快十年,易烊千玺始终是他们两个的见证者,也始终守护着这段隐秘的恋情,看着他们两情相悦,无疾而终。


王俊凯沉默许久后,问他:“那么,我们当时是为什么分开?”


 


 


>>>


易烊千玺的记忆里,王俊凯和王源简直是要把恩爱秀遍全宇宙。


他们相爱于哪一年千玺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在王源参加中考的那一年他们把关系挑明了,当时的王俊凯不大不小,正十七,青春年少。


如果说再往前推几年,懵懂无知的时候,公司让他们离远一点的指令就让王俊凯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的话,那王源中考缺席的那段时间里,王俊凯简直是思念成疾。他录节目的时候偶尔会自己埋头,等着谁来接他的茬。


曾经易烊千玺被安插在王炸中间,隔了一个月他就申请搬回原来的位置,那两个人互相瞟来瞟去的目光太炽热,他在中间浑身难受。


人真的是在一夜之间长大的,他并不知道,王俊凯的那一夜想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只知道第二天依旧没有王源的下午,他神神秘秘地拉住自己,“千玺你陪我说说话吧。”


易烊千玺当时感觉很震惊,脑内闪过了人生的一千零一种可能性,全部结束于王俊凯开头的那两个字:“王源他——”那会儿他甚至很安心地想,噢,还说的是王源,还好还好。


但是王俊凯从来就不是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说。


 


“王源他有段日子没见了,真想他啊。”


易烊千玺回他:“我也挺想他的。”王俊凯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眼神放空地说:“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你还好吧?”


“我有点太想他了。”王俊凯说,“我做梦都是他。千玺,感觉我病入膏肓了。”


那个时候的易烊千玺正震惊于理科思维的老王突然蹦出的成语,哪知道下一句更加让人震惊:“我感觉吧,我有点儿太喜欢王源了,比喜欢任何一个人都喜欢。”


看吧,还是理科生的措辞。千玺从他啰啰嗦嗦的三个喜欢中高度概括出此次谈话的中心思想,他直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抛下所有高冷自持,哆嗦着嘴唇,结巴地问王俊凯:“你你你你……你真的……喜喜喜喜,喜欢,王源儿?”


王俊凯特诚恳地回他:“嗯。”


虽然看不出来他的慌乱,但那串烤串儿千玺吃了好几口才咬到。


 


没过去多久,王源中考完了。再过了一段日子,王俊凯把王源堵在练习室半个小时,易烊千玺靠在外面的走廊上无聊得玩2048,他听着里面寂静一片,那两个人再出来时脸都是通红一片,王源的视线刚对上千玺就飘忽地躲开。


他用眼神询问王俊凯:“好了?”对方笑得颇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王炸就像闪光弹一样闪瞎了千总的眼睛,顺带给了他对于谈恋爱最初始的美好幻想。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隐秘而伟大,他们自己是这样觉得的,千玺带着无奈帮那两个人打掩护时,着实还是心甘情愿。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很单纯,他真心实意地希望他们两个一直走下去。


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可世事难料,谁又知道后来的事呢。


 


曾经易烊千玺自诩为最了解他们两个的第三人,后来觉得大错特错。


被媒体曝光的时候,他以为站出来的是王俊凯,但是是王源;面对双方父母的时候,他以为他们可以挺过去,但是并没有;再次见面,他以为一定分外尴尬,但两个人轻描淡写问好;现在他以为王俊凯看到和昔日类似的新闻会难受,但老王好得很。


他们见面的频率一周一次,和过去的老友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转入幕后的王俊凯没有那么多人在意,被狗仔跟的最多的反倒成了易烊千玺。


这一次讨论的话题自然还是最近的八卦新闻,大家热烈而小心地交换着措辞,推杯换盏之后说话也没那么顾忌,一个旧友大力地拍着王俊凯的肩膀,如同很多年前的称呼那般:


“小凯,这个事还是你们公司出的啊,你有什么想法啊?”


听到这句话,易烊千玺在心底翻了个白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那位却垂着眼睫,小心挑着烤鱼里的刺,浑然没听见。


等他们都快要忘记这个小插曲时,他才慢慢地回答。声音低沉地,模糊不清地,带着点憧憬和忧郁地,说:


“我很羡慕他们。”


 


他很难想象,王俊凯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作为有幸目睹失控的队长的第二个人,他对那个时候记忆犹新。


网上的不堪言论,媒体的压力,和来自父母家庭的失落,王俊凯在他们三个人的公寓里摔碎了一只玻璃杯,指着电视上那些说对他们很失望的粉丝:“当初不是她们哭着喊着要我和源源在一起的吗?!我们真在一起了,又哭又喊的还是她们!”


王源说:“老王,你冷静一点。”千玺把他按到沙发上,重新给他倒了一杯冰水,可能是濒临零度的水让他找回了点理智,意识到刚刚的失言之后他看向王源,对方脸色很难看。


“我很抱歉,源源,我刚才……”“没什么,没关系。”


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什么悄悄地变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光,千玺心照不宣地给他们打着掩护,对着媒体打官腔,用力地隐瞒着那张模糊不清的接吻照片,直到后来公司的决定出来,也是千玺站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公开?”他还记得五年前的自己,虽然声音因为紧张有些颤抖,质问仍然是尖锐的,内心平静如水。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脚边的啤酒瓶,默不作声地按下他的杯子:“老王,别喝了,你要醉了。”


其他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他们成了最后离开的人,他把王俊凯塞进后座,看着那个人像没了骨头一样缩在那里,也是很久不曾见过的脆弱模样。


突然就有点心疼他。千玺驱动车子,先给王俊凯的助手挂了个电话,然后准备把他送回家去,他看了看表,自己明天的工作无论如何还是不能耽误下。他想大概王俊凯还是难受的,只是逞强着不愿意表现在其他人面前而已。


到王俊凯家楼下,助手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下车打开后座的门,拍了拍好友的脸:“老王,到家了。”


那人嘟囔着说了句什么,易烊千玺眯了眯眼睛,平缓情绪重新开口:“都过去了,快回家。”他和助手合力把王俊凯扶回去,那个女孩子不停地给他道谢,千玺摆摆手道这都是我应该的,叮嘱了一定要照顾好王俊凯,才自己回去。


等到周围都安静,车里放着舒缓的英文民谣,心痛重重袭来。


王俊凯神志不清地说,“……源源?”


 


 


>>>


“他其实也过得挺不容易的,看着比较云淡风轻而已,要不你什么时候——”


“不好意思啊千玺,最近那个私人定制什么音乐会也挺烦的,等这段时间忙过了,我们再好好聚一聚,聊聊天,行吗?”


“那也成,随便你吧。”


易烊千玺第一次干脆利落地撂了王源的电话,他打开短信输入界面,打出“什么鬼”三个字,又迅速地删掉,深吸一口气,却半晌没有呼出来。


被气得够呛。


手机震动,收到了王源的短信,不长:我都知道不容易,下周末吧,最近被盯得紧,就在你家,我们一起聊聊。千玺,都过得很艰难,我也想见他。


助理在旁边戳戳他的手臂:“千总,时间快到了,该去stand by了。”“好的,谢谢。”


那天他一不小心跳错了一个舞步,有眼尖的粉丝发现那是很多年前他们的第一张单曲里面,双手比作一颗心放在胸前的姿势。


 


三人会面的地点如王源所说定在易烊千玺家里,小区安保严密,他的房子是二层复式,在尴尬到顶点的时候还可以楼上楼下地避开。


王俊凯并不知道除了千玺房子里还有别人,所以当他看到开门人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面前的人带着久违的微笑向他打招呼:“来了啊。”


他想了很久,把都到嘴边的那句“好久不见”咽了下去,事到如今说什么都太官方。倒水的间隙他一撞易烊千玺的胳膊,和他耳语:“王源儿怎么来了?”“干嘛,你不准?”对方翻了个白眼,也是闷声同他讲话。


“王源儿说一起聊聊,我还以为你不会排斥呢。”“我不是——”“不是就好。”干脆封回了他所有的反驳,端了水回客厅。


千玺和王源说得热闹,从年前的春晚扯到最近的NBA总决赛,不知道是不是单人久了,王源说话比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流利更多,说到激动的地方手势还是那么几个,偶尔和千玺两个人嘿嘿嘿地笑,他抓抓头发喝了口水,不知怎么的尴尬就少了。


但是还是……不敢开口和他说话。


 


他看着王源,二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听人说话的时候很专注,眼睛很亮,像是装下了整个银河的星辰,笑起来弯弯的。他的刘海刚剪过,细碎地露出眉毛,他最近应该又熬夜了,没有化妆都能看见浓重的黑眼圈和鼻尖上一颗小痘痘,他的唇角总是微微上扬的,下颌线条锐利却精神,整个人像冉冉升起的朝阳,一点也不拖沓。


他一点没变。王俊凯想,又迅速否定了刚刚的念头,不,应该说,他变得更耀眼了。


已经不是TFboys王源,而是拿下了两年最佳男歌手的王源。


“老王,你干嘛一直看着大源啊,说话呗。”千玺推了他一下,把他从回忆和现实的临界点拉出来,他眨眨眼。


“说什么?”


“随便说点什么,总比你干坐着好,我和大源都要以为你睡着了。”“就是。”王源的声音还是那样,清亮香醇,他带着点笑意说:“最老的王俊凯,是真的要跟不上零零后的节奏咯?”最后一句带着点乡音。


“够了啊,拿个麻袋跟你讲。”他终于忍不住笑了,两颗虎牙晾在夏天的空调房里。


 


那天他们三个聊了很多,从三年前王源的复出聊到了最近王俊凯新写的一首歌。那个人伸长了腿倒在沙发上絮絮叨叨地说自己这几年一个人有多累,又去打趣千玺去年舞台剧的造型太过浮夸,最后说累了,喝水。


“老王都没给我写过歌,我不干,难道我还比不上你公司的新人么?”他说这话的口吻俨然有几年前争风吃醋的味道,王俊凯在组合解散之前是写过歌的,但最终因为意外夭折。


他叼着玻璃杯厚厚的杯沿,模糊不清地:“我给你写,你唱么。”


王源哼哼着:“你给我写我当然唱,你写么?”


眼见着又要陷入无聊的循环,易烊千玺揉揉太阳穴,试着驱散眼见着要罩过来的尴尬:“写歌这事能不在我面前说么,我不懂。”


“凯爷写歌,绝对的热门,前段时间你们公司那个沈郁——”王源说到一半,猛的闭了嘴,气氛几乎是片刻之间冷下来的,这一瞬的万籁俱寂之后,王俊凯开了口。


“是啊,《约会》我也挺喜欢的。”他随口哼了两句,“其实他们唱的挺好,可惜了。”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用一句可惜,一声叹息来匆忙地遮掩过去。


他们三个的重聚最终没能尽兴,好在缓和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千玺送走了他们两人,心想,没有形同陌路这倒是好事,可这般客气更让人心冷。


 


再次相遇是在九月的海滨城市,刚刚过完通告紧张的暑假档,王俊凯选择了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作为自己休假的地点,他登记入住,领了房卡,拖着不大的行李箱跨入电梯,一抬头就看到了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的王源。


“很巧啊。”“这么大的城市也能遇到。”他这句话说得平淡无奇,没有抱怨也没有庆幸,因为王俊凯知道他们彼此太过了解,任何偶遇都不意外。


王源没有带助理和经纪人,一个人请了三天假过来休养,他们的房间恰好在同一层,王俊凯几乎要嘲讽地觉得是前台故意的。夜间王源过来敲他的房门,约他去海边吃晚饭,他笑道:“我不在你真的什么都不行啊?”这句话几乎已经有点调戏的意味,谁知对方不屑一顾地说:“怕你闷在房间长蘑菇。”


“出去被人拍到怎么办?”“你比我了解这家酒店好不好。”


这是他们当年来过的酒店,安保良好,隐秘度高。王俊凯意识到自己当初的选择,感叹冰山理论时隔多年依然是科学的靠谱的,潜意识做主的事无可抗拒。


他们在海边烤肉,王源拿着夹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王俊凯把他的手按下去:“别乱弄。”


“那我等着吃了。”“嗯。”他应了一句,又补上,“你一直都这样好么。”


 


他们聊到不久之前易烊千玺到英国排演一个舞台剧,王俊凯只记得那个似乎是惊悚向的,王源补充还有一些中世纪的复古设定,整个画面很大气,剧本引人入胜,如果拍成电影也会是不错的作品。


“我记得你以前很怕鬼。”“啊——你又要说那件事了。”他故作气急败坏地扔了一块烤肉在王俊凯盘子里,大有“不许再说下去”的气势。


“那个时候你多大?十六、十七?”王俊凯根本不管他的反抗,“当时……似乎也是在海边拍MV,不过在海南,大晚上的拍夜景,千玺讲的那个鬼故事——”他看到王源一秒钟变得刷白的小脸,适可而止地缄默。


千玺经常讲冷笑话,也喜欢讲鬼故事,偏偏大王小王两个都对鬼故事怕得要命,但又是不一样的怕。王俊凯属于那种看的时候十分投入,因此强装镇定脚发抖,看完之后很快能从故事里出来;王源则相反,他看的时候不见得有多害怕,一惊一乍多半是为了吓唬王俊凯,可是脑补能力过强,看完一部恐怖片要记好久,甚至风平浪静的午后,他也能自己把自己吓得脚软。


似乎是想起了几年前的青涩,王源取过夹子给烤架上的蔬菜翻着面,似乎无心地说:“现在没那么害怕了,觉得鬼不过如此。”


“是啊。”


“人总是会变的吧。”


“但也没那么容易变。”


 


三天的时间很短,王源的假期没有上午,他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喜欢赖床,王俊凯中午的时候会去敲他的房门,共进午餐。下午一起钓鱼或者散步,晚上喝点酒,也就过了。


这种微小的幸福感让王俊凯有些恍惚地以为回到了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他在这期间问过王源为什么不和别人联系,对方说因为孤身一人。他差一点就说出口,要不要重新来过,这个场景不难让他想到《春光乍泄》,悲剧意味太重,他止住了脚步。


最后一天王源的经纪人来接他,看到王俊凯的时候非常意外,他们在走廊上道别,经纪人就站在电梯里,王源从不说再见。


“有空再联系。这几天谢谢你。”


“……嗯。”


“有话跟我说?”


他踌躇道:“……我们还是朋友么?”


这句话问出口,心里随机悬空了一块石头,等着王源回答的那段时间漫长无比,像是等候宣判的被告,往前一步海阔天空,往后一步万劫不复。


王源没有一锤定音。


 


 


>>>


他安稳地度过了自己剩余的假期,回到都市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他在帮公司当红的女歌手制作一张全新专辑,词曲都已经进入收尾阶段,绯闻随即传出,王俊凯向助手感叹为什么他都离开公众视线这么久依然这样。


助手回答:“因为是最酷最帅的Karry Wang啊。”他一笑,依稀有当年的影子。


王源参加了一档谈话类节目,时间很长,也是他第一次和一个人面对面地交流这么久,聊了许多事。王俊凯在网上看了,他打开一罐啤酒,隔着屏幕用目光触摸那个人深邃的眉眼轮廓,窗外夜色混沌,灯红酒绿。


聊到小时候出道,后来的三人组合,家庭,一些被剪辑得支离破碎的情感,消失两年的空白时期自我剖析,血淋淋的事由他笑着说出来,连主持人都忍不住哽咽。


似乎提到王俊凯是不可避免,他听到这个问题时也很诧异,“什么?”


“现在和王俊凯还有联系么,感觉你们应该还是好朋友。”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收视率故意提出来的问题,王源应该是没有提前得到通知。


他刚刚直起脊背,在片刻后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扭曲成一个不自然的姿势。


“啊……我和王俊凯永远也不可能是朋友。”(注1)


 


与此同时他几乎是一下子关掉了访谈节目的网页,靠在椅背上深吸了一口气,手握成拳头,指头的关节都泛了白。


桌面上还是TFboys未发行的专辑宣传图,床头柜上有他和王源的合照,没关闭的页面是他刚刚写好的一首曲子。光标移到删除上,跳出的确认框闪了闪,王俊凯有些暴躁地继续点删除,指令错误的机械音跳出音箱,他才终于像发泄了什么一样,在“确定”上徘徊许久,终究还是没忍得下心删除。


他说,“你都还没给我写过歌。”


没来由地,王俊凯想起了他们刚刚开始合唱的时候,老师教他们要在哪一秒对视,第二首歌时没有提过,但他刚刚偏过头,就对上了王源转过来的视线,可能他们天生有默契。


唱完了一首歌,王源搂着他的肩膀道:“我和王俊凯是很好的好兄弟,好同学。”


王源的手很好看,而王俊凯的手掌比他的要大些,两个人的指甲俱是修剪得整整齐齐,大手拉小手,他喜欢那首歌,后来私底下他们再唱,王俊凯会去拉住对方的手。


 


易烊千玺回国的时候11月,算是功成名就,他接下来将会参演一部电影,休整一周后就进组开始和导演商量剧本。王俊凯一直认为千玺是人生赢家,可是千玺也对自己特别狠心,他从小就是这样,没有特别的爱好,却偏偏是个全能。


他想他是佩服这样的千玺的,大概也是受千玺的影响,王俊凯更加卖力地投入了当前专辑的制作,并赶在圣诞节前后上了市。


女歌手的专辑大卖,这是他一手制作的果实,公司高层也大赚一笔,年会和庆功宴索性合二为一,在平安夜沾了点彩头,大家一起欢乐。


王俊凯很久不唱歌了,但女歌手和助手都起哄道他唱歌依然很好听,于是没有悬念地被拱上台,在DJ问道他想要哪一首时,他的目光落在圣诞树顶的红白色帽子上,落地窗外面是露天泳池,再往远方就是王源的城市。


“那就《雪人》吧。”


——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份,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他真的太久没有唱过歌了,不然怎么会在最后一句词的时候无可抑制地失了语。


 


庆功宴加年会一直持续到凌晨,助手送他回家时他靠在副驾驶上,神志清醒,眼睛睁得很大,像一口干枯的井。


王俊凯没有让助手送自己上去,他也没有喝醉。但是当他走出电梯的脚步声点亮了楼道的灯,他看到自己家门口赫然站着一个人。那人埋着头看自己的鞋尖,背倚在他家的房门上,抬头之后是一双疲惫不堪的眼。


“王源儿?”


“过两天有个通告,我忘了提前订酒店,今天圣诞节爆满。”“也是,千玺回家陪弟弟了。”他不拆穿他,开了门让他进去。房子里的陈设都没有变过。


“我还以为你不住这儿了。”王源轻车熟路地拉开冰箱找出一瓶果汁,又从柜子里找了一个玻璃杯出来,那人的习惯很难改掉,就像他客厅的家具都按着原来的套路一厘一毫都没有动过,就像他总是在起身之后扶正椅子。


“你怎么不回家?”


砰——玻璃杯和桌子接触的声音在安静的氛围里显得特别刺耳,像是当头棒喝,王俊凯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最后一点混沌也清醒过来。


 


王源看着他的眼神活脱脱就是小蝎子的刺,他说:“我……”


再开口的是王源,声音喑哑得仿佛受了潮的老式黑胶唱片,“你觉得我还回得去么?”


连下跪都无法挽回的事情,双方父母在一夜之间老死不相往来,过去一提到王源就充满骄傲和爱心的凯妈也对那个孩子仿佛洪水猛兽闭口不言,他家里尚且如此,王源家教严格,遭遇了什么他根本不敢去想。


看着王俊凯不说话,王源轻笑一声:“王俊凯,家回不去,我们也回不去。”


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冷静地对上了王源的目光:“王源儿,你喝酒了。”笃定的语气,他想起了很渺远的回忆里,王源喝了酒就会变得很坏的嗓音,和平时的清亮不一样,呕哑嘲哳,感情像一条隐约的河。


平安夜,王俊凯坐在自己的床边削了一个苹果,慢慢啃着。王源脾气变差了,没有人宠着他惯着他,他开始自己面对一些难听的话,还有公司高压下的日程表。


如此想来,他还是骄傲的,至少对于你,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夜太漫长,但他一点不想睡,他的手指放在王源的脸上方,虚虚地描绘他的样子,困意一阵一阵袭来,王俊凯索性点燃了一支烟。


其实他是不会抽烟的,郁闷的时候拿出来点着,闻着也不舒服,但就像艺术家离不开酒和疯狂,烟偶尔作为灵感的来源于他也是必不可少,他深深吸了一口,被呛得狠狠地咳了几声,眼圈都红了,配上一直能掐出水的目光,像是哭了一般。


王源可能闻到烟味,不耐烦地动了动,一只手搭上了王俊凯垂在床侧的手腕,他喃喃道——大概是梦话,大概又只是在逃避——


“老王抽烟了,我不喜欢的。”


他看着对方紧闭的双眼,睫毛像两把小扇子,把烟掐灭扔进床头的烟灰缸里,王俊凯轻声说:“其实我给你写了一首歌。”


第二天早晨王源就走了,他没问他去哪,只说注意安全。


王源走出去又回头:“那首歌呢?”“啊?”他装傻,意料中地发现对方微蹙的眉头,“……我会发你邮箱的,地址没变?”


这才高兴起来,“没变——”“王源儿。”


王俊凯促狭地笑:“你昨晚没睡着吧。”


 


新年之际王源收到了那首歌,英文歌词简单又深情,让他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果然副歌反复吟唱了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注2)


“什么啊……知道我不喜欢唱英文还写全英文,这么多。”他向助理抱怨着,小女孩子问他那句话的意思,他沉吟片刻,蓝天绿草地,白色羊群,山涧瀑布。


“爱是与生俱来的力量。”


上一秒满满笑意的眼睛,似乎要哭出来一样。


 


 


>>>


跨年的时候,王俊凯给他发过去一条短信,大意就是新年快乐,那首歌就当做是补上的二十五岁生日礼物和新年礼物了。


王源不依不饶地回:那圣诞礼物呢。


“我守了你一夜。”他好气又好笑地打字,脸上的宠溺像一片温柔的海,“我唱了雪人给你听,看到你在那里了。”那天在他们年会的场景外面,分明是隔着玻璃远远看他的王源,在冬天的露天楼顶冻得瑟瑟发抖。


他干脆利落地回了一个字:哦。


 


王俊凯突然就想赌一次,他按键盘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


源源,我们和好行吗?


对方的回复简单明了,他说:你不要闹。


像是他们还是十几岁的时候那个幼稚的节目,游戏环节中他笑着说那我给你提醒个,年少的王俊凯一开口就是忍不回的喜笑颜开:“诶不要闹——”


他想这都是反了反了。关了手机不再理会。睡前打开的时候,王源发来很长的短信,不发语音可能是因为怕出卖了自己的情绪,短信里他认真地剖析了两个人的灵魂和未来,他从来没有否认过感情有多深厚,爱有多深,最后的伤口就有多深,他说小凯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全世界的背叛了。


“家里也不同意,我已经够努力地去说服了,但是他们还是不让我回家。


“当一段爱情开不出你想要的花朵,又何必等到最后一刻才甘心呢。我们这样真的挺好的,虽然一碰面心里就膈应得很。当时我想离开你,办不到;现在想要拥抱你,同样办不到。


“你不要和我在一起,我怕把我们俩都搭进去。


“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制作的专辑获得了第二年年初的最佳专辑奖,他写的曲子也广为传唱,甚至有媒体信誓旦旦地写王俊凯即将复出,不管他最后如何决定,都不可避免地增加曝光度。


王源的短信他看了很久,终于接受了他的源源已经独当一面的事实。


而他最后还是决定给王源打一个电话,对方大概是刚下了一个通告,声音有点沙哑,他问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不想把我搭进去?”


王俊凯已经想好了回答,如果王源点了头,他就放下一切和他在一起,管不了那么多,也懒得管,五年前他错失过一次机会,现在不能再把主动交给别人。


然而王源根本没有说一句话,他等到的只是快要溺死人的沉默。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我知道,源源不会害我的,也不会——”


“那个,”王源清了清嗓子,“你想说什么我猜到了……我不想说。千总说正好最近没聚过,他想明天在家里办个趴,赶着过年,你要不要一起去?”


 


言尽于此。


他想问的那句话最终也没有问出口。


 


后来王俊凯给他写的那首歌,他在演唱会上作为压轴曲目唱了,他说,“这首歌是一个人专门写给我的,我不乐意收在任何一张专辑里,就这么唱一次,我想他一定能够听到。”


他还说了,“我这个人啊,可能有时候比较懒,对别人的事情不上心,起床气,跳舞也不如千总,说到底也有一堆毛病。可是我认定的事情、做出的决定,我从来不会后悔,所以说啊,我爱你……爱你们,也是永远不会变的。”


“我很喜欢这首歌,真的真的很喜欢。我和写歌的人一起看过一部电影,那里面还有一首插曲,大概给了写歌人灵感,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那一年的钢琴,那一年的人。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


 


>>>


这是他们分手的第五年。


他们之间平淡如水,他们各自光芒万丈。


 


 


>>>


 


【注1】


我和wjk永远也不可能是朋友——这个梗来源于Totti和Nesta这对相爱相杀的好西皮,他们青梅竹马,进了同城死敌的两支球队,在球场上是对手,屡次传出不合传言,但他们一直维护对方。用这个梗的用意是在说明,永远不可能是朋友,是他们会永远相爱吧。


 


【注2】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电影《断背山》的副标题,也就是后文提到的那部电影还有那首插曲,和《云图》并列为我看过无数次仍然非常喜欢的电影。


《云图》之中,也有类似的描述,用来为第二个故事,《来自希德海姆庄园的信》中两位男主角的爱情作注释。


“My uncle is a scientist. But he believes the love is real, a kind of natural phenomenon. He believed that love could outlive death.”(伯父是科学家,可他相信爱情。爱是一种自然现象,爱超越生死。)




评论

热度(534)

  1. 勉强柒書 转载了此文字
    雪人,这个圣诞节没了雪人,是不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了?不,不是的。他们呀,会永远在对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