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in wonderland

en…em…

【凯源】YuanYuan 日记 特番

无声黑白:

呃,不多说了,祝小可爱早日康复。

前方是肉,注意闪避,慎入慎入慎入!

不过我得解释一下,至于有人说我这篇肉很OOC的事,我不得不说你们说的真是……有理有据。
因为我炖肉的时候也一直在揪头发,妈个鸡啊,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啊啊啊。
首先吧根据我围观瓶邪夫夫多年,我觉得老夫老夫的小两口之间的性福生活应该是有好多好多种不同风格,酣畅淋漓or甜美腻人都是不可或缺哒。
加之这次肉接的是出差梗嘛,我就想让平时生猛的源大爷因为小别表现得特别听话乖顺,毕竟王俊凯最喜欢他乖。【亲妈沉痛脸】
本意是想乖而不娇的,但素描写失败了O__O"…,在此严肃检讨自己。不过看在我第一次炖肉真的没太找到感觉,大补了好多小黄片都肾亏了的份上,原谅我吧,好不嘛。
以后等我心情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好的时候,再炖一锅辛辣的给你们,么么哒。







王俊凯忙完为期一周的节目录制立刻回酒店收拾东西准备打包走人,主办方的庆祝会也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请助理为自己订了返回北京最早的航班,得知有票立即迫不及待地动身去机场。

无论这几天在电话或视频里他和王源开玩笑时装得多么不屑多么冷静,王俊凯必须得打心眼儿里承认,他想家了。按理说,从地域上讲,重庆才是他和王源出生乃至成长的地方,可是他们这些年多在北京打拼,在那也早早置办下自己的房产。不知何时起,记忆中有关于家的概念慢慢从山城烟火温暖的旧屋过渡到北京偏安一隅的小天地。每念及此眉目都会明显柔和下来的王俊凯心中暗忖,他已接近而立之年,成熟到可以组建一个新的小家庭,终于是时候轮到自己为父母和家里的那个人遮风挡雨了。

下了飞机走了VIP通道,因为是未经公开的私人行程,匆匆走出机场除了寥落的几个“神通广大”的粉丝围上来被随行的助理挡住,一切还算顺利。王俊凯没费多大周折找到公司的车,打开车门弯腰刚想钻进去,就被后座上望着自己狡黠甜笑的人惊到了。

“王源儿!你怎么来了?”王俊凯赶忙关上车门,难掩诧异,“今天公司不是还要……”

王源摇摇头,那副调皮样活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根白净修长的食指伸出来在空中故作神秘地晃上一晃,打断王俊凯未说完的话,答道:“来接你回家。”

王源今天穿了身卡其色的风衣,精致修身的剪裁完美地勾勒出他颀长匀称的好身量,更为他生来老天恩赐的白皙肤色描摹上几分矜贵气。不说话的时候打眼一看不像个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反倒是犹如谁家养尊处优的小公子,透着一股子不那么好亲近的冷淡孤傲。

这不过是近几年王源端出来应付闲杂人等的壳子,等到车子逐渐驶远,车后几个粉丝追逐的身影也开始模糊不清。王源环顾一圈见四下无人遍一头拱进王俊凯怀里,欢快地叫了一声:“小凯!”

王俊凯没料到王源会抽出时间来机场接自己,这会像是被兜头淋了一罐子蜂蜜,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因收到意外惊喜而甜滋滋的愉悦。漂亮的桃花眼几乎快眯成了一条缝,上扬的唇线却拉扯到一个夸张的幅度。王源熟门熟路地抬起王俊凯的胳膊驾到自己脖子上,从身边人的腋窝钻过去枕上那人的胸膛,仰起头露出坦率的高兴到有些傻乎乎的笑容。其实王源并非是黏人的性格,只是他和王俊凯在一起这么多年,很多事情经某人刻意为之的潜移默化,早已习惯成自然。反正王俊凯只会一味地希望王源能再“黏”自己一点,再依赖自己一点。

王源倚在王俊凯身上靠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念叨道:“不对不对。”从王俊凯怀里钻出来,有些微凉的手指拂上王俊凯的额头,在其太阳穴的位置轻轻捏压,边按摩边甚是卖好的关切道:“这几天累不累?”

王俊凯任他揉了一会,怕他手酸,攥着王源几个指尖递到唇边吻了一下。王源见状端坐起身挺直胸膛,一本正经地严肃道:“累了就靠在我肩膀休息一会。”

王俊凯低笑了一声,依言靠上清俊青年的肩膀,合着眼看起来似睡非睡。

开车的是王源自己的小助理,王俊凯上车的时候小姑娘喊了一声“凯爷好”,被小别重逢的夫夫俩完全无视了。这会她从后视镜里眼见王俊凯就快要睡着,忍不住试探地问道:“凯爷中午吃饭了吗,是送你们找个地吃东西还是……”

王俊凯并未睁眼只是浓密卷翘的长睫毛动了动,将搂着王源腰的手臂又收紧一些,在心底满足地喟叹了一口气才悠悠开口:“直接回家。”

他们已经好久没分离过如此长的时间,王源鞍前马后在小动作上毫无顾忌地表达对王俊凯小别后的热烈欢迎,直撩拨到王俊凯出了公寓电梯踏上自己家独门独户的走廊就忍不住抱住王源缠吻起来。

两个人亲得难分难舍,交叠的身体从墙上一路磕磕绊绊滑至门口,打开门在玄关处就将对方的外套裤子剥下来扔到地上。

王俊凯自来禁不住王源招惹,怀里的人今天又格外热情,他喘着粗气,已经完全动了情。滚烫的鼻息都打在王源形状优美的脖子上,一边忙着将灼热的吻烙在那人的额上,脸颊上,耳朵上,一边上手去脱王源的毛衣。

他手掌一覆上王源光裸的肌肤便似一尾鱼般灵巧游走,抑制不住地用下身几乎完全坚硬的欲望一下又一下地蹭着王源,哑着嗓子央求道:“源源我忍不住了,就在沙发上好不好。”

王俊凯的白衬衫领子都被王源扯散了,银色的领带却还是完好无损地挂在脖子上。王源定定地看了王俊凯一会,眼角眉梢因为刚刚湿润的浅粉色吻痕尽是风情,故意缠缠绵绵地在王俊凯下唇啃了一口,轻拽着王俊凯的领带略带撒娇地拒绝道:“不~,回屋里。”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哦,不,移步网盘。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gdkWvJ1
密码: to0n









评论

热度(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