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in wonderland

en…em…

番外:笋尖炖肉(完结)

脑语人:

  王俊凯和王源住在一起的时候一般是负责做饭的,他用了很长时间学习从妈妈那里偷来笋尖炖肉的诀窍。焯过水的笋斜刀剁碎,用刀尖和葱姜蒜混作一起,上面密密铺好滚刀大块破开的五花肉,上锅蒸。王源也曾经想要学着他的样子,把肉和笋干拌作一团加水去煮,他时刻盯着那锅东西,水少了就加些,也学着王俊凯在出国前淋上酱油焖一小会儿。烧出来的菜说不上是黑暗料理,但总是油腻得过分,吃不了几块就把碗里的尽数拨给对方。王俊凯头也不抬地举起自己的碗,继续扒拉着米饭,王源只能撇撇嘴硬生生把肉块吞下,后来也就不再尝试做菜了。


  2022年王俊凯在综艺节目中公开表明“就算是做gay也绝对不和王源在一起”,触动了王源心底最后一根心脉,他似乎还能记得离开重庆前对方甩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王源你也给我听好了,没有老子你丫什么也不是,你也就是在学校里唱唱歌,搞个文艺汇演,你比我好不了多少!还有你也别忘了,没我你早被谢开明弄了!”


  王源那时缓缓转过身来,双眼猩红对着他,声音低到细微不可闻,却又一字一句咬着牙:“王俊凯你疯了吧。”


  越熟悉的人,越了解对方的软肋。两个人像是无情的刽子手,拔出细长锋利的剑,冲着对方最柔软不堪一击的地方不停地捅着,一刀出来又机械地插回去。面无表情,只是反复地中伤着彼此,自己也浑身是血,分不清是对方的还是自己的。


  语毕他径直走出去,王俊凯拔腿就跟上来。王源却把门帘子大力掀开然后狠狠甩在他脸上。


  那时赶巧的好莱坞的片约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更是自己喜欢的角色。他几乎看完剧本就不假思索地下了决定,但签字时仍有过片刻的停顿,只是辗转的思绪未曾逗留过几秒,便想起前日他上综艺节目,冷冷地说的那句“即使是gay也不会选王源”。当时一堆网友在王源微博下留言为他点蜡。其实他都还好,第一次和王俊凯吵得如此不可开交,比起默契自知的冷战,这样的热战倒是痛快点。


  于是这个曾经一年200多天呆在一起的人,王源将开始和他长达150天的分别。


  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王源在唐人街转了一圈怎么也找不到家乡的影子,偏偏走到一家中药店门口停下了脚步。老人看他是中国人招呼他进来,王源说自己没什么毛病,只是看见中药铺就不自觉的走进来了。他想起之前声带手术后王俊凯天天在家里给他熬好了浙贝母炖连翘、金银花,拿个罐子装起来带到医院给他喝。原先是让助理弄得,但助理不怎么上心,有一次差点弄错了药量,王俊凯便吓得再也不让她碰药罐子了。后来王俊凯只要来看王源,王源便觉着他带着一股子中药的苦味,除非是另一手提了炖好的当归排骨汤,王源才勉强坐起来摆个笑脸一口气喝光。


  老人家笑了:“你伸出手来。”


  他撸起袖子,老人浅笑着点在他的脉门上,收了手说:“脾胃虚寒,我给你开点高良姜,对着粳米文火熬个半钟头,一日一次,连服七天便好。”王源于是莫名其妙地提了两袋子中药回去,拿铝锅熬着,一股怪味儿往外窜。若是平日里他早就该和王俊凯发火置气了,今天却一个人默默盯着那只锅子,闻着这股恶心死人的苦味,竟觉得沁人心脾。喝进嘴里的难闻的味道,倒像是混着一股蓝山的香气。


  他知道他恐怕是想那个人想得发疯了。


  来到洛杉矶不到半年,大早上刚刚起床,脑袋昏昏沉沉,王源一打开手机就收到几十条语音消息,一看全都是王俊凯发来的。他一个一个点开,背景音嘈杂,正诧异的时候点到了最后一个。


  “王源,你听到没有,最后一首歌是《龙卷风》和《安静》的串烧!”王俊凯声音激动的厉害,而后那边就传来女声,似乎是他被粉丝认出来,被索要签名。


  王源才反应过来,在洛杉矶的那段日子,周杰伦在重庆举办了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


  然后他点开其中一条语音,那个人瓮声瓮气沙哑的声音听到他想哭。


  “唉,从小到大也不是没吵过,怎么突然那么……讲话那么狠呢?”他似乎能想象得到那个人微低下头,侧着脑袋有些无奈地埋怨着的样子,下一条里他又开始别扭地道歉:“窝错了好不咯。”


  可他没原谅王俊凯,只是反问他为什么能把笋尖炖肉做的那般好吃。王俊凯吸吸鼻子反倒怪他:“莫名其妙问这个干嘛?”然后一本正经地沉思片刻,回答他。


  笋尖要放在五花肉下面,这样蒸的过程中五花肉的汁水香气都会烹进笋里,笋的清甜则包裹着肉块,大火烧开换小火,把味道入透,焖出来的肉块才能鲜香适口,肥而不腻。


  王源心里明白得透了,王俊凯是做事太过认真的人,以致于对他好这件事,也像他做菜一般认真。然后两个人开始每周几通视讯,有时候干瞪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王俊凯后来想了个招儿,直接给王源念微博上的段子,一条连着一条,有些真的不好笑,但王源也顺着他的意思装装捧腹的样子。


  他们是2024年的德阳大地震的时候才把话说开了的,那场8级大地震造成的结果是四川的离婚率再度升高,然而王源和王俊凯却捧着助理买的仙人掌决定要在一起了,回到重庆的两个人开始了举世皆知的同居生活。


  王俊凯平日里是不习惯裸睡的,但今儿个忙碌了一天的他洗完澡有些疲惫的过分,脱光了就径直钻进被窝里去找王源的腰,王源正刷着微博乐呵,觉得身后一个暖洋洋的身子靠过来觉得舒服地过分,下意识地后背贴紧对方的胸口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他回头那人已经痴痴地睡着了,然后他低头明白了什么。


  一副尺度略大的画面展现在自己面前。大猫双手攀着他的腰,张大了嘴巴,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嘴角还流着口水,而且还流到他的后背上了,当然这都不重要。他只盯着那根粗实的老二瞅了半天,然后又拉开内裤边去看自己的,得出了一个不妙的结论:难道我是下面那个?


  算起来正式在一起应该有快一周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似乎与之前没有太多差别,正在这时得知他们正式在一起后热心的队友发来了微信,其后附言:“视频。好好学习。”他很快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动回应道:“我和老王是柏拉图式精神恋爱关系,才不需要你这种奇怪的空中教学,但还是谢谢你。”说着迅速戴上耳机手堵了半个屏幕滋滋有味地看了起来。


  半个小时的视频几乎打开了王源新世界的大门,这种片子他并非没有听说过,男女版的甚至跟着年少无知的王俊凯一起看过,然而如此活色生香的画面还是让他有些大脑充血,老二也默默抬起了头,眼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老王,也只好松开他自己找急忙慌地搞定当下的麻烦。回到床上脑海里数到第两百二十三个王俊凯钻进麻袋里滚过他面前,才终于勉强入睡。


  放假期间六点钟就匆匆醒来的王源显得有些懊恼。他微微侧头去看身后的人,明明昨晚掰开了他的手臂,今早不知道为什么又紧紧攀了上来。昨天晚上看的影片又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他想了想,有意无意地用自己的臀瓣去磨蹭王俊凯因为晨勃而立起的下体,竟令人可怖地没入了一小截,忙吓得躲开对方。突然感受到一阵凉风的王俊凯却下意识地伸长手臂揽回他,比适才揽得更紧更不愿意放开,整只大手横在王源胸前,轻轻拍了拍他紧张的发红的胸口,头在王源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然而过分的贴近让他挺起的下体正对住王源的臀部,王源如临大敌般缩起手不敢动弹,心里暗自骂着王俊凯像只粘人的大猫,脑海里却又浮现出影片里的景象,想着影片里两个男人交换着彼此的气息,肉体纠缠的景象,竟然偷偷抽出被王俊凯固定在胸前的手去碰对方已经抬头的老二。


  他没感受到身后的人气息越发粗重,那根贴在他身后的东西也愈发滚烫起来。


  王俊凯知道要把这件情侣之间一定会进行的事宜提上日程了,王源的桌面也出现了一个名称诡异的“信念感学习”文件夹。想到王俊凯要用那个王源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的棒子去捅他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的屁股了。他们都觉得有些紧张。


  “老处男。”王源呵呵笑着伸手去拨弄王俊凯的下体。王俊凯倒吸一口凉气翻身压上来反笑道:“讲的好像你不是的样子。”王源却突然挺起身子面孔逼近他,一副坦然模样:“我不是啊,怎样。”


  王俊凯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右手小臂抵住王源的脖子把他压回床上:“男的女的,什么时候?”


  “疼疼疼!”王源被他一股蛮力压住一时间喘不过气来,连着嚎叫几声,王俊凯却欺身上来凑近他耳边:“不对,不可能,你的事我不可能不知道。”


  “怎么不可能,拍《未老先衰》的时候,在洛杉矶,你不是说就算是gay也不要和我在一起吗?那我一气之下就,嗯……就去酒吧了啊。”王源瞪圆了眼睛费力想撑开他,却无济于事,双手被王俊凯右手一把握住按在自己胸口,修长柔软的手指不由自主地轻轻挠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王俊凯喘着粗气,学着昨晚看的影片笨拙地吻在他锁骨上。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别管。”


  “太……太紧了,我……我进不去了。”王源顺着他的话紧盯着二人结合的部位觉得太过羞耻别过脸去,而后又索性把脑袋埋进王俊凯脖子里:“你……反正我不明白,你加油。”


  “加油,加油什么鬼啊,我……我卡住了啊!”进行到半中间突然停止的运动让两人都有些窘迫。


  “春雄那么大,又是我送的,你总不可能把他放在外面吧。”


  “我艹,里面不会有窃听器吧!你厉害……嗯,你轻点。”王源用力啃咬着王俊凯的后背,像要把对方咬下来一块似得,王俊凯把舌头粗暴地伸进对方喉口,分开时还带着银丝。


  “没有,我哪能买到能监听到那么远距离的设备啊。”王俊凯讲这话时有些底气不足,为了带过这种看上去有些怂的对话,他默不作声用行动启动了下一轮绵长的攻防战。


  第一次是十分尴尬的,但是当两个人之间有了某种默契,王俊凯开始对这种贪欢有了极强的欲望,偶尔也会盯着性趣不高的王源一脸怨念。怎么讲呢,想用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和我,做,想在家里的每一个地方和你,做。


 
关于面包的琐碎小事。


1、面包札记是把多啦A梦的记忆面包倒扣在时间轴上影印出来的。


2、面包本身没有甜味,但经细致咀嚼后可以与唾液淀粉酶反应生成糖。


3、起源是格林童话:Hansle和Gretel被后母丢弃在树林,为了防止迷路,他们把口袋里的面包掰碎,洒在路上充当路标。他们以为可以凭借这些面包屑沿着来时的路找到归途。


4、但当第二天的月亮升起,他们在地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一点面包屑了,原来它们都被那些在树林的鸟儿啄食殆尽了。面包并没有帮助Hansle和Gretel找到归途,但是他们至始至终都未离开过彼此,彼此救赎,最终依然逃出生天。


希望得到客观评价笋尖炖肉味道如何。
这将决定暑假是否写长篇,是构思了很久的真正意义上的同人文。狗血虐恋现实向,中途因误解分别两年,带着对彼此的怨恨和深入骨血的默契重逢。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第三者,HE。


面包札记终于逼近完结了,做完了聚类分析,想写离散数学。上一个故事有泪无伤,下一个故事梦醒已晚,但去而复返。

评论

热度(251)